合肥新闻网

写文又被锁

  今天是七月初七,俗称“七夕”。我向来并不是一个喜蹭热点爱追逐的人,不过在被动的读了《迢迢牵牛星》这首诗时,我的心情好有一比,倒真的感到是“应景”儿。

  10292879-34c301a3f24278f1.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早发的一篇观影感《古田号声》被锁了。

  在此之前,大概是三四月期间,简书是不是搞什么整理活动?我的文字接连被锁了十余篇。详细篇目数量已经记不得了,也难以去查看,我想就随它去吧。转为仅自己可见,也无所谓。或许有一天在我得闲时自个去读它,仅此而已。

  那时虽有一点不开心,也是没多放心上。几乎也没有影响我写作的热情,继续默默地写着。

  心想:被锁一定有被锁的缘故。再说,你在简书上写发,不得遵从人家的规矩不是。

  前些天写了一篇《记梦》,如实的记梦罢了,也被锁了。

  今天又锁了一篇后,让我心里有些话,一点思考,不妨在这里来说说。

  我把今天被锁的文粘发给一位朋友看,想知道被锁原因?朋友说,现在不让写“某人某事”。总之,敏感词句,敏感内容,是要受限制的。

  我还不服气,倔犟的想:在当今信息化时代,怎么能够靠“锁”来管理?岂是锁得了的?

  又一想,现实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很多情况,正是因为开放,自由,似乎更有加以管理的必要。

  抱以理解的同时,我感叹道:写文不易啊!

  有天我请教一位资深简友:不想被某些专题收录,有什么办法吗?简友问我,为什么不让收录?收录了可以让更多的人读到啊。我听别人说,有些是出于用心不良的目的的。简友听了说,她的文章也被一些专题收录过,并且还被发在其公众号上,事先也没有征询她本人的同意。简友考虑到对方是相互关注的文友,也就听之任之了。简友还说更有过分的,篡改标题冒用的事情。她因此提醒我:在网上写文发文,得有一颗强大的心啊。

  简友说得实在,诚恳,不无道理。让我觉得,那里的山林没有树木呢?那座寺庙没有修行的人呢?人在江湖,处处风和雨。

  我想,我尚是初涉文字领域。文海浩渺,就象是一位刚入学的小学生,才站在庄严的大门前。直到今天,才能渐渐的窥见一星半点。

  当然上述的情况相信仅是一部分,占少数。

  相比之中,这让我想起因写文认识的几位朋友。有朋友想用我写的文,征询我的意见,我当然欣然同意。后来还给我赞赏。所以,我相信,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保持良好的态度,善待他人的思想,是绝大多数人应有的素养,也是这么做的。

  正如简书,一定也是尊重每一位写作者的。在这向简书提点建议:

  锁文后,能不能直接一起发信息告之被锁原因?

  希望简书越办越好!各受教益,共同进步!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