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歌尔股份高位回购 是为董事长减持抬轿?

?

K图 002241_0

这家上市公司宣布将回购最多10亿元人民币的股份,但董事会主席却提出减少16亿多元人民币的股份。大股东质疑戈尔(Goer)的市值,该市值达586亿元人民币,以减少“抬起轿车座椅”的责任。

Gool股票在10月21日晚间披露,并计划回购5亿至1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股票。同时,公司董事长姜斌还告知,共减持9248万股。按照最新收盘价计算,其市值将缩水至16.7亿元以上。这不是明年控股股东2.1亿元的债务互换,远远超过了回购金额。

Gool股票表示,回购的股票将用于员工持股计划。 2015年和2017年,蒋斌达减持股份时,接管了超过16亿元的员工持股计划,每次转入员工持股计划,戈尔股份都处于较高水平。下降开始急剧下降。

自2015年以来(包括这次),未计算出小幅减少。戈尔集团,姜斌等人用职工持股和可转换公司债券转换股份,累计现金达到65亿元以上。不久前,上市公司动用了数亿美元的资金进行回购。大规模的削减即将开始,债转股正在进行中。当股价已经显示出回落的迹象时,抛出回购计划就很有趣。

回购以减少轿车的持有量?

10月21日晚,戈尔股份披露,计划回购金额在5亿元至10亿元之间。回购价格和数量不超过21元/股,不超过2381万股,占总股本。期限的0.73%是在董事会回购计划日期后的12个月内。 10月18日,其董事会通过了此案。

与10月18日收盘价相比,上述回购价格比二级市场溢价近17%。但是市场并不欣赏它。该计划宣布后,戈尔公司的股价没有上涨,而是下跌了。 22日盘中最大跌幅为4.21%。尽管它曾经一度变红,但最终还是下跌了1.04%,至18.08元。原因是同一天披露的大股东减持计划。

公告显示,江滨副总裁刘春发计划在自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内的六个月内,减持9248万股股份,减持其总股本的2.85%。其中,刘春发计划将其持股量减少36万股。

以江斌为主的减持,减持数量达到9211万股,集中拍卖集中3245万股,占总股本的1%,大盘合计5966万股交易,占1.84%。受让人是一致行动的人,戈尔股份的总裁姜龙。减持完成后,江斌的持股比例将从15.41%降低至12.57%。

按照戈尔股票10月22日的收盘价18.08元,江斌减持股份,相应的市值约为16.7亿元,是回购金额下限的3.3倍,最低回购数发行股票的数量约为发行股票的四倍,而减持的期限远远少于公司的回购期限。

金宾和刘春发的大规模减产并非全部“常规”。随后,戈尔股票的价格还将面临控股股东戈尔集团可转换债券的影响。

2017年10月17日,歌尔集团发行人民币20亿元债券。转换期为2018年4月18日至2020年10月14日。截至披露日,戈尔集团已通过债转股将其在该公司的股权减少了5.31%。持股比例降至19.49%。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8月22日至9月3日,戈尔集团发行的“ 17戈尔EB”完成3,939.3万股的转换,占戈尔总股本的1.22。导致戈尔集团持有戈尔股票的比例从20.72%降至19.49%。

从2019年4月至9月3日,戈尔集团发行的债券被转换为近1.13亿股的股份,总计占其总股本的3.48%。截至目前,上述应付债券约为2.09亿元,转换时间与回购时间相同。如果能够偿还债务,江宾和戈尔集团的实际减少额将达到18.7亿元。

正因为如此,对于同时进行回购和减持,一些投资者认为,这是姜斌,刘春发在“玩套路”中,减持以抵消回购的影响,所以回购存在。两人将减少对“抬起轿车椅子”的怀疑,市场将用脚投票。

“ Picture Man”员工持股计划

每一次您需要减少持股量时,员工持股或股权激励总是及时地起到接送人的作用,这次也不例外。

Gool股份在21日的公告中表示,回购的股份将用于以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计划。江斌和Goer Group都很熟悉。在过去五年中,同一故事至少播放了三遍。

2017年9月,Goer股份披露其实际控制人,董建高,胡双梅,江龙端辉路,孙宏斌,刘春发,贾俊安等六人计划减持不超过3,652万股。比例是1.13%。但是,在某些人员减少了517万股的总持股量之后,非削减人员终止了削减。

然而,更猛烈的削减即将来临。 2017年12月27日,公司启动了员工持股计划“国土三号”,预计募集资金7亿元。 2018年2月,该员工的持股计划完成了认购,以每股11.77元的价格购买了5500万股。股份来源由江斌转让。它最初计划减少2350万股。

此前,江斌还减少了员工持股计划。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6月,姜斌通过大宗交易向员工持股计划转让了约2958万股,占股份的1.94%,交易金额约9.8亿元。

但是,与过去稍有不同,江斌没有将其持有的股份直接转让给员工持股计划。相反,减股计划和股票回购是分开进行的。减少部分由江龙接管。采购部分由员工持股计划执行。

基本上,只要Goer股票的价格处于高位,Gang Bin和Goer Group都会减少持股并转换股票。据披露,2015年江斌减持股份时,交易价高达33.3元。在公布2017年减持计划两个月后,Goer股价也达到了23元的高位。但是,降价开始后不久,其股价暴跌。到2018年1月底,最低时间跌至13.6元左右,累计跌幅超过40%。只有持续下降,员工的股价才相对较低。

这次也是如此。自2019年以来,Goer的股价从最低的6.46元飙升至10月14日的最高价19.28元,年内累计最高涨幅近一倍。尽管最近有所回落,但截至10月22日,累计增长仍然达到180%以上。

当股东需要减少持股量和转换债务时,Goer股价总是可以“接近地面”,这并非巧合。例如,在2019年,戈尔集团可以将债务转换为股票。一月份股价跌至低谷后,它开始上涨。四月份,它已经涨到了11元以上。据披露,其三项转换价格年内在10.4元至10.45元之间。

使用公司资金来支付股东提款吗?

自2015年以来,包括这一减少在内,我们均未进行过小幅减少。戈尔集团,江斌等人已使用员工股票和可转换债券转换股票。以上。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2014年和2017年,戈尔集团发行的债务分别为12亿元和20亿元。自2015年以来,蒋斌等人已完成并计划进行3次减排,分别约为6.5亿元,9.8亿元和16.7亿元,总计约33亿元。

与减持同时,江斌和其他管理层成员几次增持股份,时间集中在2015年至2016年之间。公告显示,2016年11月,公司董事长孙宏斌公司监事,董事,副总裁,财务负责人段慧璐,副总裁,局局长贾俊安等分别增持股份5475万元。

2015年,姜斌,段慧璐,贾俊南,刘春发等也增持了3.72亿元。 2016年,江斌还增持2.66亿元。同年,江龙还增持了约3130万元人民币。上述增持额约为7.2亿元。但是,与减少相比,增加的大小明显较小。

2019年Goer股价上涨与持股量增加密切相关。在2017年底股价急剧下跌之后,2018年8月,该公司披露了一项回购计划,并以每股11.5元的价格将其持股量从3亿元增加到9亿元。 2608万股,变为7826万股。

从当年10月到2019年2月底,戈尔公司的股份增加了6.6个,达到7.99元,总共增加了49,207,100股,涉及资金约3.57亿元。持股量的增加稳定了其股价,此后继续上升,债券转股也开始了。

最高回购金额为10亿元,与江彬和戈尔集团的减持转股情况非常相似。在减价,转换或进行之前或期间,该公司的股价已大幅上涨,但随后又急剧下跌。自10月14日股价达到年度最高点以来,Goer的股价已开始下跌。

现在,股东的大规模减持即将开始,债转股仍在进行。上市公司抛出的回购是否与掩护持有人的撤退有关?

(原标题:戈尔股票高价回购,董事长减少了持股量吗?)

(编辑:DF3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