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此轮猪周期不影响宽松基调转向

我们认真拆除了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机制,分析猪肉价格对下半年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的影响有限,不会改变宽松货币政策的基调。

我们研究猪肉价格对消费者物价指数影响机制的分析范式如下:首先,我们先验地分析了猪肉价格与消费者物价指数之间的三种逻辑关系;其次,利用实证数据观察上述三种逻辑是否能有效解释猪肉价格与消费价格指数的关系。最后,我们发现目前猪肉价格与消费物价指数之间的逻辑关系如下:猪肉价格是消费物价指数的直接组成部分,其对上半年消费物价指数的拉动作用分别为-0.16%、-0.04%、0.06%、0.25%、0.16%和0.21%。这一轮猪肉价格上涨与2010年年中相似,略有上涨,对消费物价指数没有重大影响。我们进一步相信,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猪肉价格的上涨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有限。这不会大幅改变消费物价指数趋势,也不会导致宽松货币政策的逆转。

从完整性的角度来看,猪肉价格与消费者物价指数之间有三种理论逻辑关系:逻辑1。猪肉价格和消费物价指数上涨的真正原因是社会总需求的扩大。在这种情况下,猪肉价格上涨作为总体需求稳定的主要指标,可以作为消费物价指数上涨的预测指标;逻辑2:猪肉价格只是消费物价指数组成部分的一部分,因此它从这方面直接贡献和促进消费物价指数;逻辑3:猪肉价格通过价格扩散效应导致其他价格向同一方向变动,例如,其他食品价格上涨,从而间接推高消费物价指数。

逻辑1:整体社会需求增加消费物价指数上升和猪肉价格上涨。然而,我们发现这一轮猪肉价格上涨是由猪肉供应萎缩造成的,社会需求并没有显着稳定。因此,反面证明了这种逻辑是无效的。

如果猪肉价格的上涨是整个社会需求复苏(或至少是消费者需求复苏)的主要指标,那么猪肉价格的上涨实际上是猪肉行业消费价格指数上涨的反映。即使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没有贡献,猪肉价格的上涨仍然意味着未来消费物价指数将有一个更高的趋势。

但是我们发现:(1)本轮猪肉价格是由供应萎缩而不是需求扩张引起的。猪肉价格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在上涨,但生猪数量却逐渐减少,从1月份的4.06亿头降至6月份的3.85亿头,特别是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从1月份的4190万头降至6月份的3899万头。(2)全社会的消费需求没有出现显着的升温趋势。6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增长率为1.39,仅高于1月份的0.76和5月份的1.23。40个月来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同比增长率为负,最近负值不断扩大。

综合(1)和(2),我们认为逻辑1无效。换句话说,当前的消费需求,无论是猪肉需求还是其他消费需求,都没有显示出明显的回暖趋势。从这个角度来看,猪肉价格的上涨并不意味着消费物价指数的协调上涨。

逻辑2:猪肉价格直接拉动消费物价指数猪肉价格上涨将相应推高消费物价指数。我们计算出今年上半年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有限,最高为0.25%,因此猪肉价格将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推高消费物价指数,但不会对消费物价指数趋势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猪肉价格通过价格扩散的间接机制受到控制而影响消费者物价指数,并按猪肉价格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中所占的比例为3%来衡量,那么今年1-6月猪肉价格的变化将分别推动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0.16%、0.04%、0.06%、0.25%、0.16%和0.21%,对消费者物价指数的贡献率分别为-2.08%、0.30%、0.43%、1.65%、1.29%和1.50%。这波价格与2010年年中猪肉价格趋势相似。

即使我们假设猪肉价格对第三季度消费物价指数的贡献相当于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贡献也只有0.25%左右,这并没有对消费物价指数走势产生实质性影响。除非猪肉价格像2011年年中那样,同比增长率超过30%,否则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同比增长率的贡献将超过1%。但即便如此,目前的消费物价指数仅为1.39,离政府3%的通胀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此外,在2011年下半年猪肉价格下跌后,猪的周期将会是一个

逻辑3:猪肉价格和其他消费物价指数成分价格有一个传染性扩散机制猪头价格的上涨影响其他产品的价格,如其他食品价格推动消费物价指数从更大范围上升。然而,我们发现猪肉价格与消费物价指数之间存在同步的升降,猪肉价格与消费物价指数之间的关系相对较弱,这意味着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价格扩散效应相对较低。

我们从历史数据中发现,猪肉价格月度消费价格指数之间的实时同向变化关系更加明显,猪肉价格不是消费价格指数的主导指标,这至少表明猪肉价格的价格扩散效应对消费价格指数的影响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