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从夏季达沃斯看中国:开放进入全新阶段

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导人年会(夏季达沃斯)正在天津举行 本次论坛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40年合作中最大的一次会议。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一带一路”倡议5周年.从夏季达沃斯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对外开放正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外国公司:改变角色进入新阶段”小发猫大中华区主席陈黎明在论坛上说,在改革开放初期,外国公司进入中国的最早推动力是“市场” 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外国公司将其形容为“垂涎三尺”并不夸张 今天,许多外国公司已经开始改变他们的决策,从“中国制造”阶段到“中国制造”阶段,从把技术带到中国到现在把创新带到中国,创造一个与中国共同发展的新阶段。

”中国企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涌现出一大批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绝对竞争力的企业,这对外国公司角色的转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陈黎明说

日本对外经济组织(JETRO)总裁明石康(Yasushi Akahoshi)认为,中国的创新创业企业非常强大。“我经常去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参观过许多研发中心。如果你在三个月内参观这些地方,你会发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日本和中国在共同创造方面有许多合作机会。他们可以在老龄化经济、普惠金融、教育和移动支付领域开展互利合作。

池兴康说,改革开放之初,日本企业不仅看到了中国巨大的市场,还更加关注中国的低成本高质量劳动力。 目前,中国劳动力并不便宜,但中国的消费市场非常大,仍然吸引着大量日本企业进入中国。 此外,中国的创新能力也是吸引日本企业的重要原因。 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日本和中国来说都有许多机遇,“与中国共同创造”和“与日本共同创造”可以相辅相成。我希望各方能够共同为世界找到答案。

金融开放有影响吗?

刘世锦:步伐必须坚定,不能停下来。

中国今年的金融开放规模相对较大,在某些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有些人担心金融开放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一些影响。

在“中国金融开放”分论坛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主席刘世锦表示,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大方向已经确定。 中国是一个大型甚至超大型经济体,内部套期保值效果强,抵御或吸收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强。因此,中国应该采取适当的措施对外开放,但必要时可以扩大开放。 “由于对冲效应,中国整体稳定相对较强 “刘世锦说,从金融对外开放的角度来看,中国应该立足于建设高水平的开放体系,采取坚定而稳健的措施。从国内来看,我们应该建立高质量的市场经济体制。

货币政策: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应该有“适当的应对措施”

谈到中国目前的货币政策,作为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成员,刘世锦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建议保持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货币政策应该通过释放足够的流动性来支持经济增长的需要,而不是太紧或太松,而是适当的。 但是,除了上述标准声明之外,目前中国经济总体上是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增长率正常下降,货币政策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应该有适当的应对。与此同时,让“去杠杆化”半途而废不应过于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