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观察 | 人物群像戏:有深度,有广度,更有难度

《人民的名义》,在2017年播出,诞生了许多生动的人物,如大康书记、郁亮书记、冀总检察长和沙瑞金书记。 同年《我的前半生》播出,罗子君、林林、唐静、陈盛骏、薛朱桢等人物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2019年,《都挺好》成功塑造了苏明诚、苏明宇、苏明哲、苏大强等众多个性鲜明的人物 在今年7月播出的《小欢喜》节目中,方嘉、姬佳和乔佳的三对夫妇和四名高中候选人也令人难忘…

近年来,这些成功塑造人物形象的电视剧大多享有良好的声誉和巨大的影响力。 这些作品对观众有什么吸引力?为什么这样的作品不能批量生产?

approach

或者甚至墨迹,或者创建一组作品图像的辅助角色,从角色设置的角度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种是基于字符组。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一群人”,比如《欢乐颂》年的“五个美女”,《爱情公寓》年的七个年轻人,《奋斗》年的六个大学毕业生,《我的团长我的团里》年的十几个“炮灰”。 像

这样的作品中的人物被赋予了相对平衡的角色,每个人物在家庭背景、性格、成长经历、情感观、价值取向、命运走向等方面都有着明显的差异。特别是在真实的主题中,ta通常是创作者从社会不同类型的群体中抽取的“样本”,以展示不同的价值观和情感观点,从而接触到不同类型的受众。

还有一种作品在故事开始时并不明显,随着故事的展开表现出“群体形象”气质。 例如,《士兵突击》年第二次登台的士兵,《甄传》年的许多妃子,《红色》年上海胡同的居民,《大宅门》年的几十个场景少但很引人注目的人物,等等。 像

这样的作品有很大的故事结构和强烈的主题表达。 在人物设置方面,故事往往从主角的角度出发,但每个配角都与主角互动,对主角的成长有不同的影响。这些配角可能没有很多角色,但他们充满了细节,角色线相对完整,几乎没有facebook定位,所以他们可以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不管是哪种类型的角色群体剧,成功创作多个生动角色的共同前提是作品的整体质量足够好,故事模式并不局限于小情感和小爱情,而是试图通过不同的角色传达不同的价值观和情感观点。

有许多高质量的作品,但团体肖像剧似乎对观众有更强烈的“震撼”。这些作品的魅力是什么?

魅力分析

多样化的角色互动,多彩火花的火花

在同一主题和故事类型的作品中,角色的群体形象剧往往会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尤其是现实题材的群体形象剧。一旦角色建立,他们很可能成为流行的爆炸,如《人民的名义》 《都挺好》等。 是什么内容支持使这些作品更具辐射性和穿透性?

首先是角色的多样性。 群像戏中的人物往往有不同的功能取向和个性色彩,不同取向的观众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角色。 例如,在《欢乐颂》,一些人喜欢安迪,一个能干的女性商业精英,甚至她的着装感觉和风格。有些人也喜欢普通的邱莹莹,他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其他人像“胡同公主”范梅生,在她的斗争中读出了“海上漂流”和“北方漂流”的悲伤。

除了用多样化的角色设置满足观众不同的观看品味外,这些角色之间的互动也成为作品的焦点。《我的团长我的团》是最好的例子。剧中不同角色的组合经常会产生不同的火花。例如,龙张文和孟烦了之间的“互爱”结合给这部作品带来了许多笑话。前者是一个大胆而黑暗的伪团体席位,而后者是一个不满的文化人士。两者经常发生冲突,他们对命运的思考和交流揭示了作品戏谑的深度。郝兽医和孟烦了的父子合作也令人印象深刻。前者是一个温和的父亲,在战争中失去了他的孩子,而后者是一个“叛逆的儿子”,在父亲严厉的教育下长大。他们在不确定的战争背景下的相互依偎和互动给作品增添了更多的亲情色彩。当“以邻为壑”的孟烦了和“任人宰割”的范龙相遇时,两人之间最强有力的反腐却是另一回事。

一个好的角色组被上演,几乎每个角色都“隐藏”了一个命题。《都挺好》集中了中国家庭的各种弊病,是最好的例子。例如,失去配偶后释放自己的苏大强,是传统社会家长制的典型代表。第三个孩子,苏明诚,是被溺爱和抚养长大的“巨婴”的典型。他写了很多关于中国社会婴儿潮一代的文章。第二个孩子苏明宇是一个独立的女人,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教育下受到攻击。她的成长环境和奋斗深深地反映了出身家庭对年轻人的影响。

多样化的角色,丰富的角色关系,以及角色背后深刻的概念都是群像戏剧能打动人心的原因。 虽然这些作品很受欢迎,但在创作和制作阶段仍然面临许多困难。

难度分析

创作有障碍,演员很难匹配。

每部影视作品都有许多不同功能和不同个性的人物。然而,并不是每一部作品都能成功地创造群体形象角色,留下一个经典角色不再容易,更难成功地创造一系列角色 从创作前端的剧本创作到制作阶段的演员塑造,每个环节都有很多困难。

如果你想成功地创建一个群像游戏,第一个难题是脚本创建。 上述优秀的角色群体剧,如《人民的名义》 《我的前半生》 《都挺好》,都是基于小说的知识产权编剧。原创小说为这些作品提供了清晰而有方向性的人物,具有现实意义的故事,以及能引起观众共鸣的细节。 在此基础上,编剧们仍然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剧本打磨过程,例如,《欢乐颂》,该剧本改编前后持续了8年,《都挺好》的剧本改编也是编剧“三年磨一剑”的作品。

而原始脚本希望从构思到故事,再到人物细节保持一个高水平和深度。这需要更长的抛光时间和前期投资。一个能润色一个剧本几年的编剧,如果没有资金支持,很难坚持下去。然而,很少有生产商愿意投资于创新的前端并培养耐心。因此,这种工作在快节奏的视频环境中不是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并且难以推广。

在制作过程中,角色组合剧最大的问题是演员的搭配 场景均匀的人需要所有强大演员的祝福,比如《我的前半生》中的马一力、雷佳音、袁权、吴越和金东。他们都是优秀的表演者。《我的前半生》年还有吴刚、张凤仪、许亚军、张志坚、侯勇等经验丰富的老演员。《人民的名义》还聚集了黄磊、海青、洪涛、沙溢、王艳辉、咏梅等强有力的演员。

然而,要聚集这些有观众基础和表演技巧的演员并不容易。 首先,根据工作风格和角色定位来寻找具有相同光环的演员是一个大问题。这样的演员通常都很谨慎地参加演出,并且非常重视制作团队。 其次,虽然这些演员的电影薪酬不能与流动演员相比,但整体电影薪酬不应低估。为了保证此类工程的生产质量,往往需要足够的生产成本,因此必须考虑生产成本。

然而,我们也看到一些作品通过采用新的演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如《小欢喜》、《奋斗》、《士兵突击》、《爱情公寓》等等。这些具有年轻人视角的作品在选择演员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演员成本也更低,因为他们有坚实的制作团队和故事基础,甚至还有明星制作功能。

客观地说,团体肖像作品并不是制作公司的首选项目类型,因为早期的创作障碍和巨额投资,但这类作品是影视作品中不可缺少的“深度责任”,因为他们对现实命题的讨论和对人性的分析能够让观众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感受到时代变迁下生活温度和情感的敏锐。 幸运的是,随着现实题材回归市场,高质量戏剧表演的趋势引人注目,群像作品拥有更健康的培养环境。我们期待更多的制片人进入这个领域,带来具有亮点和深度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