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网

老人劳教释放后失踪:失踪5天后解教通知书才送达|劳教|劳动教养

原标题:汉中劳教所解除劳动教养后失踪继续:直到5天后汉中劳教所汉中劳教所如今已改成强制隔离戒毒所。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才发出失踪通知,现已改为强制隔离戒毒所 陕西汉中一名购买赃物的老人侯周贵在被澎湃新闻记者陈雷珠图劳教后失踪,在被澎湃新闻报道后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11月18日,陕西省戒毒管理局回复称,侯周贵在被决定劳教后,于2013年6月25日上午9点10分离开学校。前汉中劳动教养所于2013年6月5日在侯周贵被学校释放前向相关司法机关发出了相关通知。

该局显示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回执显示汉中市移民安置帮教办公室于2013年7月1日收到了关于侯周贵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但是侯周贵离开办公室失踪已经5天了。

家属的监控请求失败,劳改营声称当时没有安装。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65岁的侯周贵因购买被盗自行车于2012年8月被公安机关逮捕。此后,汉中市劳动改造审批委员会决定对他进行为期一年的劳动教养。 2012年9月6日,侯周贵开始在汉中劳教中心接受劳动教养

侯周贵的妹妹侯秦子说,第二年夏天,当她和其他几个家庭成员去劳改营探望侯周贵时,他们被告知这些人已经获释,但侯周贵没有回家。此后,他们到处寻找,但没有找到侯周贵。 她说:“他们在释放他们之前没有通知他们的家人。当我发现我的二哥失踪后,我要求检查监视系统,并想确定那个人已经被释放。他们也不同意。” “

在侯海洋家人的反复询问下,2015年7月23日,更名为“汉中强制隔离戒毒中心”的前汉中劳教所出具证明,证明侯海洋于2012年9月6日入院,2013年6月25日解除劳动教养,2013年6月25日9: 10与劳教所分离

侯秦子说,侯周贵失踪多年后,现已被法院宣布死亡,但他的家人仍不确定他在哪里,是否已经死亡。"我们甚至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离开了劳改营。"

对此,前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在陕西省药品滥用管理局相关官员的陪同下,于11月18日对激增的消息做出回应,称汉中劳教所在事件发生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它提供的两份合同显示,现有的监控摄像机分别于2015年7月和2016年12月安装。"当时,家庭成员没有要求检查监控."

劳动教养通知书26天后邮寄到司法局。

除了摄像机安装合同外,前汉中劳改营工作人员还提供了两份手写证词,分别由翻译王某和他的妹妹书写,证明侯周贵于2013年6月25日与王某一起离开劳改营,随后王某和他的妹妹将侯周贵带到了他们的家乡绵县。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侯周贵原本计划于2013年7月8日获释,但由于政策调整等原因,他于6月25日获释。 获释前,原汉中劳教所已于2013年6月5日将侯周贵的《解除劳教人员通知书》邮寄至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公室,2013年7月1日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公室将《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收据)邮寄回汉中劳教所。

但根据收据,汉中市司法局移民办公室于2013年7月1日收到通知。

汉中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意见》的要求,汉中戒毒中心应在侯周贵获释前一个月将其综合评估意见和回执发送至县级安置帮教办和公安机关。 然而,汉中市司法局于2013年7月1日收到该程序,“释放程序有问题”

关于“侯周贵的放行通知及其他相关材料为什么在邮寄后26天到达,以及发货时间是否晚于放行时间是否符合规定”的问题,前汉中劳改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知道相关材料在邮寄后20多天发送的原因,“但只要我们按照规定的时间发送,程序就没有问题。”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侯周贵失踪后,劳改营曾帮助家属以多种方式询问侯周贵的下落,但未能找到他。“我们将继续合作,帮助家人在未来继续寻找他。”

责任编辑:朱贝加